您好,欢迎来到最世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 > >神秘园:用音乐讲故事,再续中国情缘

神秘园:用音乐讲故事,再续中国情缘

2018-12-06 16:01 来源:未知 已浏览:

  “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每当痛苦失望或消沉时,就需要舒缓情绪,寻找心理的平静和安慰,这块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土地,就是神秘园。”挪威音乐家罗尔夫·劳弗兰时时不忘分享他的名言,“其实每个人都在用一生寻找自己精神世界中的神秘园,除此之外,每个人也在穷其一生寻找能够与自己携手徜徉于这座神秘花园的心灵伙伴,而这两条路的轨迹往往会在生命的某一节点奇迹般地重合。”

  对于罗尔夫·劳弗兰来说,他在音乐上的伙伴是来自来自爱尔兰的小提琴家菲奥诺拉·莎莉(Fionnuala Sherry),二人共同组成“神秘园”(Secret Garden)乐队,他们的音乐宁静、安详,仿佛超脱于尘世之外。1995年,神秘园凭借《夜曲》(Nocturne)赢得欧洲歌唱大赛的冠军;对于这首只有24个单词的歌曲,有乐迷评价道:“This is not music……This is magic!”

  也许你不清楚这两位音乐家的名字,但是一定听过他们创作的美妙旋律:电影《2046》的著名配乐《Adagio》,灵感来源于中式园林、充满东方想象力的名作《Moongate》,还有那首在全世界被翻唱超过百次的传世经典《You raise me up》。它是2004年最受欢迎歌曲,登上Billboard抒情单曲榜冠军数周,尤其是著名歌手乔诗·葛洛班(Josh Groban)在2004年美国超级碗中场表演时演唱此曲,那个经典画面为全世界歌迷所铭记。

  成军已经23年,神秘园依然满怀着对音乐的饥渴感,乐此不疲地创作着、超越着,就像《You raise me up》唱到的那样——“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工作本身就是灵感的主要来源”,罗尔夫·劳弗兰向我们介绍明年的工作计划,“除了新专辑《Storyteller》之外,我还在为一部名为《飞行员》的管弦乐作曲。这部作品时长近三个小时,没有太多的对话,是一项庞大的工程。”

  与创作同步进行的,是乐迷们期盼已久的巡演。神秘园与中国可谓缘分匪浅,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他们为挪威馆创作了主题曲《Powered by nature》,以音乐为桥梁,为中国观众呈现了挪威大自然的风光。就在这个12月,神秘园将来华进行巡回演出,再续中国情缘。罗尔夫·劳弗兰告诉我们,“我们的中国巡演准备了10首新曲,都是新专辑《Storyteller》中的作品。这是我们第一次登台演奏这些曲目,我们感到非常兴奋。”据悉,《Storyteller》将于2019年3月上市,也就是说,中国乐迷们将在现场提前领略神秘园新作的精彩。

  中国巡演结束之后就是圣诞节,对于欧洲人来说,这个节日是属于传统和家庭的。罗尔夫说,自己应该会在故乡挪威休整一周,他的愿望是,“希望到时候会下雪,能让这个黑暗的季节变得明亮一些。”

  对话罗尔夫·劳弗兰(Rolf Løvland)

  环球网:您和菲奥诺拉·莎莉女士合作23年了,两个人除了音乐理念上的合拍,在工作方式、人生哲学方面有何相似之处?

  罗尔夫·劳弗兰:基于彼此的尊重,我们这些年来的合作不断发展,我们在音乐上相互的差异能够完善和成全彼此:菲奥诺拉是外向型的艺术家,我则更为内向,作曲和制作更适合我。我们结合了爱尔兰和挪威的文化背景,她还有管弦乐功底,我的音乐风格则更偏向当代和多样化的流行音乐。

  环球网:这么多年来,神秘园(Secret Garden)的音乐风格始终如一,像田园诗一样。我想知道,在乐队初创的时候,两位是怎么商定音乐风格与未来道路的呢?选择这种风格,与上世纪90年代的欧美音乐风潮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罗尔夫·劳弗兰:我们相识的节点恰好是双方都在寻找新的生活和职业方向的时刻,我们决定遵循直觉和对音乐的热情,而不去关心任何趋势。我们想创造的是自己的音乐,看看音乐能将我们引领至何方……但当我们发行第一张专辑时,我们之前的许多经历自然而然地在演奏中呈现了出来。

  环球网:神秘园的音乐似乎很少见激烈、愤怒的感觉。我们知道,像摇滚乐,有时候是要反映当下、反映社会问题的,而神秘园的音乐仿佛超脱于尘世之间。您怎样看待音乐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联?怎样看待艺术家的同情心?

  罗尔夫·劳弗兰:对于您的这一观点,我同意,我们所呈现的是非政治音乐——它不反映社会问题。它更多地与音乐本身,我们将它定位于情感交流层面上。我经常通过作曲来解决和定义自己的情绪,也希望其中的旋律能够引起听众的共鸣。我接纳任何类型的音乐,但我将自己定位为情感故事输出者的角色。

  环球网:每个人都难免有郁闷、生气的时候,如果这样的时刻来临,您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排解?

  罗尔夫·劳弗兰:我们的音乐中有一系列的情感,有时忧郁,有时轻松。当我情绪激昂时,去创作音乐也成为一个出口。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反叛的人,但愤怒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倾向于把愤怒进行自我疏解,也许这不是一件好事,但有时它可以创造一些好的音乐。

  环球网:很多中国观众是通过王家卫导演的电影《2046》认识了神秘园,电影开场选取了神秘园的经典乐曲《Adagio》。我们想知道,您看过《2046》这部电影吗,对于这个故事,以及音乐出现的那个场景有什么具体感受?

  罗尔夫·劳弗兰:是的,我们与王家卫在电影中密切合作,这个经历很棒。《Adagio》在此之前已经成曲很多年,但是导演希望将它用作电影主题曲的一部分。这部电影非常富有表现力,电影中大量的非语言片段也能够令音乐更好地传情达意,用音乐讲述故事。

  环球网:听说神秘园正在录制一张新专辑《Storyteller》。取“Storyteller”这个名字是想表达什么思想?相比之前的那些专辑,它多了哪些新鲜的元素?

  罗尔夫·劳弗兰:是的,“Storyteller”是这张专辑的名字。我认为这符合对我们音乐的描述——我们讲故事,大部分都是纯音乐。专辑还囊括了我为《飞行员》写的四首曲目,这是一个以亨利克·易卜生的诗歌《塞尔日·维根》(Terje Vigen)为灵感的作品,其中一些音乐也将呈现在中国的巡演中。

  环球网:结束了中国巡演,就快到圣诞节了。您会怎样享受假期呢?

  罗尔夫·劳弗兰:我们大部分人要赶回去度过一个非常繁忙的季节。圣诞节是属于传统和家庭的。我应该会在挪威停留一周,希望到时候会下雪,能让这个黑暗的季节变得明亮一些。



上一篇:莫文蔚:25周年,依然爱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回顶部